七成职业资格取消就业门槛降低 专业技能有望更精
日期:2017-10-30 浏览

原标题:七成职业资格取消,与你有关!

  人社部近期印发《关于公布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通知》,公布140项国家职业资格目录。记者获悉,2013年以来,国务院削减了原职业资格总量的70%以上,为就业创业者降低了准入门槛,同时,保留在目录中的职业资格也变得更加“金贵”。随着今后职业水平鉴定的进一步下放,行业从业者的专业技能将更加“精进”。

  目录之外,不设国家职业资格

  在公布的140项职业资格中,涵盖了经济、教育、卫生、司法、环保、建设、交通等国家重要的行业领域。

  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副司长李金生表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包括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和技能人员职业资格,在资格类别上又分为准入类职业资格和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准入类职业资格具有行政许可性质,由国家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决定设置;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不具有行政许可性质,是面向社会提供的人才评价服务。

  《通知》同时明确,“各地区、各部门未经批准不得在目录之外自行设置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之内除准入类职业资格外一律不得与就业创业挂钩。”

  据悉,部分职业资格取消后,原取得的资格可作为具有相应专业技术能力的凭证,原有资格仍可作为聘任相应专业技术职务的依据。

  记者随机采访了十余名不同行业的职工,包括厨师、餐厅服务员、咖啡师、推销员、保洁员、家政阿姨等。其中大部分受访者表示,所在企业已经不再要求资格证书,求职的门槛降低了。

  某连锁餐饮企业服务员赵娟告诉记者,企业会对员工进行专业的技能和操作培训。“企业更重视我们在实际操作中的表现。”

  考核下放,让从业者更“专业”

  职业资格的取消,有助于持续降低就业创业门槛,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促进创业创新。但也有人担心,取消了证书,从业者的专业技能如何保障?

  人社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副司长王晓君强调,行业协会、学会等可依据市场需要自行开展能力水平评价活动。

  以家政服务员为例,该职业不在此次公布的140项职业资格目录中。记者走访多家家政公司了解到,由于家政服务员的证书属于水平评价类,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等级,并不是准入门槛,对于家政人员是否持证并没有强制的要求,市场上有许多阿姨并没有职业资格证。

  上海中逸公司长寿家政中心经理刘中苏表示,家政服务员一直是供不应求的状态。“除非雇主强制要求,否则很多阿姨的考证意愿其实并不强。”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国家职业资格证没有取消之前,每年都有1万余名家政服务员在家政公司的组织下参加培训、参加职业资格证的考试。“家政公司之所以比较热衷,一方面是想提高阿姨的持证率,另一方面,由于国家对于培训有一定的补贴,家政公司组织阿姨参加培训,还能从培训机构处收到一笔可观的推广费。”

  “即便是这样,由于大量的需求,很多阿姨还是无国家职业资格证上岗的状态。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上海仅有3成家政服务人员持有国家职业资格证书。”该人士透露。

  在上海市家政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宝霞看来,原来国家职业资格是垂直的管理模式,而今后一旦技能资格的评定下放到行业协会,家政服务员技能培训和考核要求会更专业、更多元,不仅能提升行业自律,实现扁平化的管理,同时还会精细到养老、育婴、甚至是职业整理师等细分领域,让从业者更加专业。“当然所有的评定都是自愿的,不会强制行业工作者一定要有考核。”

  与此同时,市妇联、市商务委也要求家政服务人员持有家政卡或一张能够快捷有效识别从业人员身份信息、从业信息的家政上门服务证,进一步完善家政员的管理。

  与家政服务员相仿,咖啡师也没有出现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记者从星巴克等连锁企业了解到,企业的咖啡师都是通过自身培训系统的严格培训考核后才能上岗,既保证了人员的专业性,又免去了繁复的考证过程。


目录之内,职业资格证更权威

  简政放权的同时,140项职业资格也保留在了国家目录中。比如,在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水平评价类中,写明了“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

  据悉,国家的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划分为社工师和助理社工师两级,每年都需要统一报名和参加考试。记者从上海市社工协会了解到,“社工职业资格证书的考核者需要是在相关单位的从业者,由单位认可证明,才能申请考证,并不对所有人开放。”今年上海共有逾2.6万人参加了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最终,合格率仅为12.2%。虽然合格不容易,但是考证者人数却逐年提高。

  近日,上海职业鉴定中心发布公告称将取消上海本地相关部门颁发的社工证,这也将进一步推升国家证书的考试热情。

  张秋霞是上海一家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几年前,她考出了国家社工职业资格的初级等级。“原来是国家有一个证,上海有一个证,都是水平评价类的,考核内容不同,国家的考试都是选择题形式,上海的证书考核还有面试环节。但对很多从业者而言,肯定还是更青睐国家的证书。”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社工证的考试并非强制性,完全凭个人意愿选择,但是在一些单位,如果有一张社工职业资格证,个人的收入待遇会比无证人员每月高出300元左右,因此很多职工对于考证依旧充满热情。

  有报道指出,预计2020年我国专业社工人才总数需求达到300万,而目前仅50万人,人才缺口巨大。

  浦东新区社工协会相关人士张琳玮告诉记者,近两年上海的社工证考试人数在下降,现在取消考试,让许多从业者免去了需要考多个证的烦恼。“由此,国家的职业资格证含金量将更高,也是鼓励和提高更多的工作者的工作积极性,促进行业吸引更多的工作者。”

  精简证书,激发创业就业活力

  在李金生看来,建立职业资格目录,实行清单式管理,目的就在于解决过去职业资格过多过滥的问题,降低就业创业门槛,也有利于进一步清理违规考试、鉴定、培训、发证等活动,减轻人才负担,持续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

  上海职培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李勰告诉记者,我国推行职业资格制度二十多年来,在促进职业教育培训发展、提高劳动者素质、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人力资源配置效率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出现了设置过多过滥、证出多门、考培不分、鉴培不分、监管不力、法律法规和技术体系滞后等突出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职业与时俱进,不适合再设置繁复的考核。

  年轻创业者沈俊去年在上海开出了一家咖啡店。对咖啡有浓厚兴趣的他,自己在专业机构参加了相关培训授课,并且在与圈内人士的不断交流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要是放到以前,可能还需要去考一个职业资格证,现在不需要了,创业变得更轻松。自己的技能水平也不会因为没有这张证明而受到质疑。”

  “对于很多年轻创业、就业者而言,随着职业资格目录的明确,一些原本不必要的障碍被清除了。今后如果通过行业协会进行专项职业能力的水平鉴定,肯定是非强制性的,根据行业的不同,等级也会简化,技术更专业,进一步提高从业者的能力。”李勰说道。

上一页 1 2